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走边吃

能吃是福

 
 
 

日志

 
 

我老爹(下)  

2011-06-28 02:30: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老爹(下) - 小科比 - 边走边吃

 (接中)生前是海军医院副院长医学专家。当年冯的队伍屡屡得胜,即使打了败仗队伍也跟着他走,不会作鸟兽散,这得益老冯带兵有术。首先在选择兵源上他是十分挑剔的,山东弟子讲义气能吃苦,所以山东是招募新兵的地方之一。其次进了队伍不但习武还要识字,每个士兵必须学会认识二佰个字。说不准咱老娘的爹就是那时派上的用场。派上用场也没回避掉打仗枪子不长眼,到头来还是负伤身亡。老娘跟着她的奶奶婶子过。奶奶婶子待她很好,她到了老年得了健忘症都没忘记奶奶好。

九、

         提冯氏父女咱可绝对没有半点攀龙附凤的意思,只是想说冯氏父女、老娘和她爹 ,无论你是什么人,是将军还是士卒,是专家还是员工,大小人物之命运的脉搏,包括伟人毛泽东及老孙或老蒋的脉搏,始终搭在了苦难中华这根大的脉搏上跳动,从不同的时间地点走来,沿着自身的轨迹,甚至也产生过交集,向着时空隧道进发,留下的是各自的瞬间,然后殊途同归,归于永恒了。

十、

        老爹遇到老娘,或者说老娘遇到到老爹时,各自都已经一把岁数了。按时下的说法那就是大龄青年了,岂止是大龄青年简直就是超龄青年。再严格的界定一下,就是行将步入中年。 宋代抗金英雄岳飞岳元帅,十六岁就当上爹了,人家一手精忠报国,一手传宗接代,保家、卫国两手抓,两手都硬,什么都没有耽误。再看看您二老,一对孤儿,两个大龄男女,还等什么呢?赶紧的吧!!!

       还说人家岳元帅,到36岁的时候,已然都当了好几年的爷爷了!我爹36岁时我们爷俩才正式见面,相见恨晚!相见恨晚那!!老爹老娘的同事兼娘的老乡,出来做事比较早,老两口有了家境,却没有承欢膝下小小人儿,本想要咱,说好了咱一面世便去他家报到,正是这相见恨晚,老爹变卦不给了!矫情的理由是差样了

        老爹似乎要把失去的损失夺回来。得空就驮着咱们转一圈又转一圈,嘴里还打着节拍:呛~跄~  起呛起,锵锵! 用北京土话儿说就是“喝儿喽着”。爹的大手绢永远都不会闲着,就像一个微型包袱皮,总能带回点东西来:不是豆角青菜就是沙果海棠或核桃,为了砸核桃还专门给咱置办一把小锤子。

        老爹经常会出其不意的弄点惊喜:突然从怀里掏出一沓照片书签,一张一张的抽出来逗逗你,书签上是天女散花 贵妃醉酒 嫦娥奔月什么的,虽然不懂画签上是什么意思,但那涂抹着红脸蛋的长袖人物着实令人欢喜,人物的姿态也令人着迷。夏天老爹骑车一前一后驮着我跟我哥去城外的河塘看打渔,河里有的人穿着胶皮衣裤,有的脚蹬长筒胶靴,他们人站在水里拉着渔网,稀稀拉拉的网到几条裹着泥的鱼,这场景对于懵懂入世,每周整托的小孩来说不啻是来到了童话的世界。

         咱爹可不是“培养吃货的摇篮”(有人曾经这样批评我)。咱的启蒙老师就是老爹。没上学的时候就给我读小人书:《岳飞出世》《岳母刺字》《小商河》《枪挑小梁王》要不我怎么总拿老岳家说事呢。老爹读报纸,我在一边听,认识的第一组字是:“广大人民群众”。一天他说该学写大字了,出去不一会买来香墨和毛笔,找出来砚台,从怎样顺时针研墨,怎样润笔握笔开始,手把手的教上了。从此我们每天都要描一篇红模字,并要注明当天的日期,隔三差五的就要检查检查。 我那聪明的哥哥,行事颇符合其年龄,时时怪出圈,不但领着我从幼儿园逃回家,急的老师满世界找;撬开家里的地砖埋大米花,整的地面高低不平,还把老爹的圣旨当儿戏:描红模字写了半本以后开始取巧,哪天不想写就用已写过的改改日子来顶替,以应付老爹检查。爹他老人家能看不出来吗?还没到挨揍的时候,“小子,先放着你”!

十一、

             有时候我像一只青蛙坐井观天,头脑里滋生着无厘头的想法:我爹他老人家摔书架和毛主席他老人家发动文化大革命,这两个天壤之别的事,之间有什么量的异同或质的疏密呢?    “你摔一个我瞧瞧!”“你活一个八十多让我瞧瞧”“我有这个能力”!这是他老人家对着空气在发表宣言。 关于“你什么一个让我瞧瞧”,宣言之后的后续行动其实并没有什么跟进,而话的本身极具威慑力。

         小时住平房,新搬来一家邻居,不知为啥三个孩子中的老大经常莫名其妙的遭他娘打,巨大的动响和悲惨的嚎叫传遍全院儿。邻居劝阻碰钉子,小孩他爹下班回来若是谁好心告之,他不是劝慰老婆而是不问青红皂白再把孩子擂一顿。这天老爹因大脚拇趾嵌甲发炎掀掉指甲盖,在家歇息,突然乒乒乓乓的击打伴随揪心的哭喊一声高过一声,邻居咳声叹气无人敢劝。老爹左脚穿着圆口新布鞋,右脚趿拉拖鞋走了过去,咱也扽着老爹的衣服轻轻跟去,见孩他娘披头散发,手擎大号的擀面杖挥舞着,爹顺手架过面杖,扶起她儿说:“这个孩子是国家的财产,你再动他一下,让我瞧瞧!”空气凝固了哭声音戛然而止。片刻他娘居然说大哥我错了。 

         七几年老爹探亲后和同事结伴回玉树,中途住玉树驻西宁办事处,半夜敲门进来三位大汉,问清谁是某某某后,上来就动手,我爹挺而出拦在中间说,“第一,人家是知识分子,有理可以跟他讲理,第二,人家也有单位有组织,你们可以找,第三 ,三个打一个不合规矩,你们谁再敢动他一下让我瞅瞅!  去走!回去管好自己的!”三个果然悻悻然离开了。老爹只跟同事说你得对得起s大夫和孩子,从此不提这事。同事医术高、多才艺、对牧区来看病的贫苦牧民从不嫌弃,小节不爆一切皆保。

        老爹无对手就毫无成就感,通常会对着空旷虚无给自己树一个假想敌,然后施展一下与人奋斗的 才华,没有敌人不要紧,会找朋友也行,他老人家会结交,会找小青年做朋友,会经营与人为善的乐趣。对咱的同学同事如也是数家珍:哪个实诚哪个活泼那个要好好交下去说的明明白白。    

 十二、 

        2004年7月10日下午,京城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电闪雷鸣,倾盆暴雨突降,一瞬间积水汇集成河,雨实在太大马路上所有的车辆不得不停下来,瞬间车都变成了船。今天在我个人看来那场雨比起2011年6月23日京城的局部暴雨来的要大。因为那次是普降暴雨,车辆是普遍被淹。(未完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54)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