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走边吃

能吃是福

 
 
 

日志

 
 

吃饱了不想家  

2012-03-11 22:06: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吃饱了不想家 - 小科比 - 边走边吃

       进入二月份,在这只啤酒桶的三层,有个妹妹每天工作一上午,中午不吃饭,我跟她说,吃去吧,吃饱了不想家~~~~~

      2012年3月10日星期六,中午茶足饭饱,想起了一句话,吃饱饭不想家。其实我就坐在家里。听着外面呼呼的风猛烈地刮,感觉今年的冬天真漫长。疏理一下近日的心路历程和近期的行踪,就要跟这桶说拜拜了,惬意、庆幸、豁然开放的感觉油然而生。

       上世纪,八五年,北京市自来水公司除了拥有数个水厂外,还有水表厂,修铸厂,主要的活计就是维修供水设备和铸造异型供水管件。铸造翻砂粉尘污染厉害,工人患矽肺病的几率很高,对外界坏境的污染也很严重。那时候国家已经开始注重并着手城市环保了。尊上意,铸造翻砂要迁出市区,初步考虑与京郊昌平兴寿公社的铸造厂搞联营。前期厂里要派主管技术的副厂长和技术科财务科的人先去看一看他们的家底,考察一下联营事宜。得知道让我去心里略有不爽。但我是一个从来不自寻烦恼的人,在不便做别的选择的情况下总会往开里想:出去换换眼,透透气,接触新鲜事物也很好。九月十号第一个教师节那天,联营的前期工作启动,那时候厂里除了运设备拉管件的大卡车,最好的一辆车就是212吉普了,早晨8点钟,马副厂、工程师程姐、我、司机王师傅一行就上路了。

        出了安定门往北,不时有送垃圾的卡车出城,环顾四周,四周被小山一般的垃圾包围着,手执三齿钉耙的人们在山上刨着寻找着有价值的可回收的“物资”。路越走越窄,吉普车躲避着迎面开来的车,以三四十迈的速度颠簸着逶迤前行,因为路窄便显得拥堵,还记得当时最平坦宽绰的路面,速度也不过六十迈。七十公里的路走了两个半小时才到。老厂长急急迎出,其实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急急迎出了,热情的把我们让到“厂部”,抑或是厨房的隔壁。厂里空空荡荡没有什么人。稀稀拉拉的堆码着砂箱和铁锭。两三个“村干部”摸样的同志给沏上茶,打来洗脸水,旋即便走开了。我们四个人轮流在一盆水里涮了涮。褪去浮土,各个脸庞见了新茬。

         喝着热茶,听老厂介绍着这边的情况,好像唠嗑听着听着就不拘束了。双方大致介绍了情况以后分口对接,与我差不了两岁的会计小邵把我领到了财务室。这个小伙子透着一股机灵,抱出来几本账,意守丹田,温良恭俭让,谨之慎之般的请我看。看什么看!簇新的账本壳,洁白整齐的帐页,鲜亮清晰的阿拉伯数字,一看就是昨天夜里熬夜誊抄的。而且一宿是抄不完的,估计忙活了几天。通常用过一年半载的账本,翻来翻去,纸边会毛边,页面会有污指印,记错的地方会有红线更改。

       咱是多么厚道的人啊,先打出一张亲情牌吧。问小邵,你家是兴寿的吗,他说是,崔村的。我说我家是昌平马坊的,我爸的奶奶是兴寿的。只见他吐气、放松、收势,除去了警戒。至于我爸的奶奶是不是兴寿的,就先不考证了。马坊嫁到曹碾,兴寿嫁到马坊,互相嫁娶很平常。此时两颗年轻的心隔着一摞账本,随着村际距离的拉近而拉近了。说实话联不联营跟两个毛孩有多大关系呢,当务之急是肚子饿了。还需要看吗,工作进展的多么顺利啊!

       开饭的时候小邵回家了,其实也就是添双碗筷的事居然都没有发生。方桌上的大盘大腕,热气腾腾冒着香味,只有厂长握着小烟袋锅作陪。司机师傅不喝酒,两个女同志不喝酒,两位厂长举着小杯碰了碰。那时候乡镇企业也不富裕,不良气候没太成风。老厂长看我两有些拘谨,就说“姑娘们吃!吃饱饭,不想家。来这就是到家了。”太动听了,太亲切了,还客气什么,开始吧!有一盘菜是溜肥肠,厂长说大师傅昨天就准备了,因为要把肠翻过来洗费时间。那是我第一次吃肥肠觉得很香。

         确实是不想家了,因为吃的太饱撑的荒。厂长们还在聊,司机在车里睡,我俩在院里察看家当,顺带散步消食~~

       记得第一次听说“吃饱饭不想家”是七七年在天竺插队。一天队长让我和一个名叫裙头的男社员去卖菜,他比我大,但他得管我叫姑。在农村称呼人,随着当地排辈分,裙头辈分小。到菜园装了一小独轮车的韭菜,大约一百多斤,走街串村叫卖。来到机场附近的薛大人庄,他去方便。出来一位妇女买了一捆韭菜,付完钱端详着我说姑娘哪村的,我说花梨坎的,她说俺家是花梨坎的,正套着近乎,裙头回来了,叫了声姑姥姥您好!我随口说姑您好!他姑姥姥连拉带拽将我俩拖到院里欲留饭。我不好意思在犹豫,裙头说“这是咱实在亲戚,吃没事。”于是摘韭菜、和面、嗑鸡蛋、唠家常,不一会韭菜盒子上桌了,他姑姥姥一边烙,我俩一边吃。只见他姑姥姥凑过来说“再吃,吃饱饱的不想家!”五个馅盒子下肚,精神倍增。临走他姑姥姥送了一程又一程,她见到娘家人了,高兴啊,那是她也想娘家呢。我倒是不想家了,可至今遗憾,为什么走的时候不偷偷给她留下两捆韭菜!因为裙头是高干(富农)子弟,不敢乱说乱动,明着给她不要的。把韭菜卖给人家,再吃回来!人家还挺高兴。如今花梨坎地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房地产。

          联营进展的缓慢,不是因为双方不积极,而是郊区也不能有污染企业了,等待进一步国家政策规划,直到八九年离开自来水公司,铸造车间还在生产。两年后工厂解散。如今的修铸厂原址上,取而代之的是房地产。自来水公司现在是供水集团,水衙门,吃饱不想家不成问题。

         吃饱饭,不想家,我念叨了三十多年。还有一句话叫“饱带干粮热拿衣”也很经典。

  评论这张
 
阅读(424)| 评论(10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